大学生“网模”刷单卖好评 背后隐现灰色利益链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网拍模特在商场拍摄。孙家程/摄

制图:孙家程

  “一部手机、有4个多 微信、有4个多 会网购的你,即可刚开始英语 英语 兼职之旅”,被这句兼职招聘广告语吸引,天津职业大学大一学生赵一涵(化名)我我觉得,“人在宿舍坐,钱从天上来”的可能来了!

  在交了298元会费成为一名“网拍模特”后,她才发现,另一有4个多商家好评里的几瓶“买家秀”,竟然是刷出来的。另一有4个多,这类于于所谓的“网拍模特”,我我觉得干的是“职业买家秀”的活儿,换句话说,她们是是不是假买家、真刷单的“五星好评”生产者。而她真正入行后才发现,“轻松挣钱”的梦想依旧遥不可及。

  忙乎有4个多 月,298元的会费都没挣回来

  赵一涵是从让我们我们 口中听说“网拍模特”或多或少职业的。那时她刚入大学不久,想挣点外快却又匮乏工作经验。

  “倘若一支口红的钱,就能圆每个女孩的模特梦。”让我们我们 的劝说让她动了心,她发现身边或多或少爱打扮的大学生也在当网拍模特,本人就想去试试。

  她向有4个多 网拍模特兼职平台提交了本人的“模卡”——包括照片、身高、体重、淘气值等信息,通过审核后交了入会费,被拉入了网拍群。

  简短的线上培训后,她恍然大悟,另一有4个多会拍照倘若这份工作中的有4个多 环节。首先,她要从群里抢到适合本人的单;后来,要想方设法绕过网购平台的防刷单系统,买下商品并附上完美的买家秀照片,并肩给好评;最后,要保证完好无损地把商品寄回商家。

  然而要完成或多或少过程我我觉得不须简单。培训时她被告知,为了防止被防刷单系统“抓”住,有4个多 账号非要接没办法 来不要 的单,一般来说一周接两单比较安全。也倘若说,要想多接单还需用找来不同身份证,注册多个账号。

  怪怪的要注意的是,在拍下商品前,模特需用要尽可能多地在网购平台上检索商品关键词,搜索这类于商品,大慨要在4-5家店铺中假意询问一番,这是为了让防刷单系统认为,或多或少买家确我我觉得“货比三家”。

  而评论时更有各种讲究,这类于非要出先“超级、喜欢、推荐给了让我们我们 ”等词语,可能这类于于评价容易被平台识别并删除,甚至封号。

  赵一涵没想到,本人认为最轻松的拍照环节也麻烦重重。按照规定,“网拍模特”在报名并通过商家的审核后,需用按照要求拍出令其满意的照片。

  “没想到让我们我们 要求没办法 多!”为了让商家满意,按照规定:一单需用交10张以上照片,不可不都可以 拿内外部图凑数,正脸全身照大慨3张,照片非要使用马赛克等。赵一涵得到的指令,要求拍照的地点包括室内、室外,楼梯上、台阶下,学校里、街道上,后来会求姿势各不相同。为了完成一单的评价,她从选用场地到拍摄成片,再到最后修图,常常要花掉一天的时间。

  “通常一单非要挣十几二十块钱。”赵一涵苦笑道,“可能商家不承担邮费,折算下来非要拿到两三块钱。有的商家后会指定寄顺丰,另一有4个多让我们我们 儿几乎挣非要钱。”

  即使另一有4个多,照片和文字评论并肩交付商家审核后,倘若让我们我们 不满意就需用重新拍摄,直到满意为止,“返工是家常便饭”。

  有时学业太忙或学校活动集中的以前,赵一涵想把单子先放一放,可商家就不停地催,并学会英语培训时的规定提醒她:48个小时内出图并寄回,超过一周商家可不都可以 直接扣钱。

  一次,赵一涵需用给一件大衣刷好评。一番思索后,她选用了宿舍楼道作为拍摄地点。然而,商家看后成片后,以“匮乏性心智心智性成熟期期是什么是什么 图片 的句子是什么 是什么的句子”为由将其退了回来。她又选定了学校里的咖啡店,拍以前商家又要求拍全身照,“当时天可能黑了,我在校园里跑了一下午,又不得不跑去教学楼的休息处拍了几时,才勉强过了关”。

  赵一涵坦言,“有的商品我我觉得不须适合我”。商家往往随机发,款式倘若能选用,网拍模特非要想方设法让本人穿得看起来很漂亮,“比如衣服太宽松,就在看非要的地方夹个夹子,后来好评——很显瘦”。

  前前后来忙乎了有4个多 月,赵一涵发现,连本人当初交的会费都没挣回来,“招聘广告说能月入四位数,而让我们我们 儿学生模特一般非要两位数”。

  出先纠纷 网拍模特的权益难保障

  记者调查发现,所谓的网拍兼职平台,我我觉得不过是一头联系商家,一头搜罗网拍模特的“草台班子”。一旦商家和网拍模特出先纠纷,非要自行协商防止。

  以前从珠海某技术学院毕业的刘婉(化名)可能和让我们我们 做了两年的网拍模特。这期间,她见过数不胜数的纠纷,大多是由模特和商家在最后支付佣金时协商不一致引起的。

  “倘若商家对图片不满意,就会拒绝支付可能减少佣金。”刘婉介绍,“平台根本不管,非要由让我们我们 儿本人去协商。”

  让刘婉印象最深的一次纠纷地处在去年6月。她接到了一单开价110元的瑜伽服拍摄订单——这是她们很少能见到的高价。商家要求也很高,不仅需用分别在室内和室外拍摄,后来还需用做或多或少瑜伽姿势——比如飞鸽式、手倒立后弯等。

  好在刘婉有多年的练瑜伽经历。她前前后来忙碌了两天,总算按照要求提交了效果图。万万没想到,商家提出,“姿势不标准,背景没办法 瑜伽的感觉,非要支付佣金。”

  “以前也拍过几张给他看,跟跟我说可不都可以 ,让我们我们 儿才继续拍的,没想到他又反悔了。”刘婉和让我们我们 气不过,去找商家理论。但商家一口咬定姿势不标准,最多非要给一半的佣金,再把那件瑜伽服给她们,可那件瑜伽服或多或少倘若合身,根本穿不了。

  没办法 依据,她们非要寄希望于平台协商。但当她们找到平台的客服时,得到的否认却是:“这是让我们我们 和商家之间的事,让我们我们 儿不干涉。”

  2个月过去,让我们我们 无意中发现刘婉拍的那组瑜伽服照片出先在另一家店铺的详情页上。“当时脑子嗡的一声感觉像炸了。”刘婉赶紧去联系店铺客服,客服给出的说法是:“图片具体来源不清楚。”

  “我只把照片传给过以前发单的那家店铺,为甚会流出去呢?”刘婉去找以前产生纠纷的那间店铺,却发现本人早已被删除好友。通过购物平台联系,客服也杳无音信。她非要本人去找商家协商,经过一番折腾才撤掉了本人的照片。

  “或多或少商家会把或多或少买家秀拿去卖掉。”在与或多或少网拍模特交流后,刘婉渐渐发现,累积商家专门从事倒卖买家秀的“工作”,而平台表示对此不须承担任何责任。

  刘婉准备退出,不想回入会费,平台回复:“可能想拿回钱,就需用再拉4个网拍模特进来。”

  拉人头要能挣钱 刷好评涉嫌违法

  拉别人当“网拍模特”被圈里称为“外宣”,大学生李慧(化名)倘若另一有4个多,“做模特太麻烦,也挣非要钱,不如拉人头来得快”。

  她所在平台的入会费是288元。每做成一单后,平台抽走138元,剩下的给“外宣”。这由于分析,每拉有4个多 人进来,李慧能拿到400元。拉满10本人后,还可不都可以 退回入会时交的288元。

  李慧的依据是,每天定时上“知乎”发宣传文章、回私信,后来在让我们我们 圈隔三差五地发或多或少图片和招募广告。

  知乎,或多或少拥有2.2亿用户的社交平台,如今也日益成为网拍宣传的主要途径。

  记者以“网拍模特”为关键词进行检索,仅话题一栏,是是不是2254个关注,以及516个间题。在“网拍兼职是真的吗,求分享?”间题下,有约123人关注,23982次浏览。

  李慧的经验是,找或多或少图片和文案,加点本人的感受,“越来很慢就能编一篇小作文”。她发现这类于于文章比让我们我们 圈的广告更为有效,“非要写得一看就很假”。

  仅靠在知乎发的一篇小文章,以及让我们我们 圈定时发布的招聘广告,李慧可能拉来了9名女生,获得了13400元的佣金。

  对于中间提到的“网拍模特”的工作,或多或少人刚开始英语 英语 提出质疑:是是不是涉嫌违法违规?其身后的“好评利益链”是如何的?

  一般来说,传统的“空包刷单”,指的是下单购买商品、支付款项,但并无真实的商品交易、物流信息,可能邮寄空包,点击确认收货并评价后,获得奖励报酬。而“网拍模特”是是不是拍下商品、试穿拍照、给出评价后,获得佣金。

  “事实上,这也是有三种刷单行为。”在天津行安律师事务所穆紫云律师看来,或多或少切都符合刷单的定义:“经营网店的电商为了提高网店等级以获取更大的经营权限,可能增加所售商品的声誉以扩大产品的销售数量,便通过刷手的虚假购买或评论,制造有三种产品畅销且服务良好的假象,并在注销购物款项的并肩支付一定佣金。”

  6月20日,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等8部委联手开展2019“网剑行动”,按照《反不正当竞争法》《电子商务法》等相关规定,严厉打击网络虚假宣传、刷单炒信、违规促销、违法搭售等不正当竞争行为。

  随着造成的影响越发恶劣,刷单可能不只会受到行政处罚,也可能触及刑事犯罪。穆紫云介绍,组织人员为网店刷单的行为违反国家规定,结伙以营利为目的,明知是虚假信息,通过信息网络有偿提供发布信息等服务,扰乱市场秩序,情节严重的,将涉嫌非法经营罪。

  而对于上述违反国家规定、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,刑法规定:情节严重的,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可能拘役,并处可能单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;情节怪怪的严重的,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,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可能没收财产。

  穆紫云提醒年轻人,“切莫为一时之利参与虚假刷单!”(中国青年报天津12月12日电 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记者 胡春艳 实习生 张晋川 孙家程)